当前位置:首页 >> VR

炼神领域第八百六十九章勇不滋乱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炼神领域 第八百六十九章 勇不滋乱

五月十五日,经过经过六天的大纵深迂回作战,风继行所部五万骑兵浩浩荡荡的抵达云中水闸,水闸之上屹立着一座数十年的要塞,正是云中关,而风继行的此行目的就是云中关,唯有扼守住云中关才能阻挡龙霁兵团的铁蹄继续南侵,风继行别无选择。

仰头看着这座巍峨的要塞,罗羽禁不住的皱了皱眉头,说:“不知道我们要潘留在此地多久。”

“直到我们积蓄足够的力量,以至于能够北伐收复失地的时候。”风继行目光深沉,道:“进关,传令下去,接手整个云中关,发出羽书给云中行省各地州郡,尚未归降的、已经归降的,但凡来云中关避难的一概收留,我们不能让帝国子民们寒了心。”

“是,殿下!”

云中水闸毗邻着云中古道这条运输生命线,大量铁蹄从云中古道进入要塞,城上的守将是林沐雨的旧部,曾经圣殿的金星教官,如今却已经成了一方守将,看到风继行的到来毫不迟疑的将城池交给了他,对于帝国军人来说,林沐雨和风继行是两位战神,至高无上的存在。

踏上城墙上,远眺北方,风继行不顾一身的疲倦,继续下达防御各项命令,并且征集民夫修缮城墙,毕竟云中行省和兰雁城之间许多年没有战事,云中关连绵数十里地的城墙很多长度都已经失修已久,如果不加以修缮的将会不堪一击。

扶着冰冷的石墙,风继行看着滔滔不绝的稻江之水从北方流淌而来,江流湍急,而且江心中不断的浮现出一颗颗的巨大头颅,是霜甲虬龙但随着规模化程度的不断提高,它们丛生于稻江云中行省流域,数十年来人们根本不愿意靠近稻江,而这些霜甲虬龙挤成一团在水闸下方嗷嗷直叫,正是这个巨大的水闸让它们无法顺流而下前往南方,如果真的都去了,南方的渔民和两岸农夫恐怕就要遭殃了。

“殿下,还有什么吩咐?”一旁的罗羽低声问道。

“没有了。”

风继行有些无助,眉头紧锁的看着湍急的稻江,过了几秒钟后又说道:“罗羽,七海行省的守御力量如何?方岚不是什么善类,夺了暮雨城之后,下一步可能就是七海城了,如果北方两大重镇接连失陷,我们便是帝国的罪人,永远的耻辱。”

“殿下放心吧,七海行省暂时由陈筱离将军镇守,他在数日前就开始集结行省内各大州郡的兵力,加上本部兵马,至少有十五万之众,七海行省与云中行省之间山脉连绵、易守难攻,以陈筱离将军之能,相信不会有什么问题。”

“嗯。”

风继行默默的叨念了两句:“好久不见陈筱离了,也不知道他如今如何……对了,派出战鹰斥候,去寻找被杀散的铁刃军,带着他们回云中关,能回来多少算多少,此外,再派遣信使前往天枢行省各大州郡,命令所有府军抽调七成以上来云中关听候我调遣。”

“是,属下遵命。”

“等等。”

“殿下还有什么事?”

风继行沉吟思索了一下,道:“命人加紧锈一百面秦字战旗,分发给云中关的各部,我要让全军都知道我们是谁家的军队,我们为谁而战。”

“是,属下这就去办!”

看着罗羽匆忙而去的身影,风继行禁不住的深吸一口气,当初从林沐雨身边把罗羽要过来真是一个英明抉择,否则此时此刻哪儿有那么得力的干将,至于章炜,让他冲锋陷阵可以,他有大将之风,但让他做一些文职的事情就远远不够了,帝国军中一向重武轻文,但弊端却不少,如果真的打完这场战争而帝国不灭的时候,也是时候重视一下文政了,毕竟,秦靳积攒了那么多年的钱币、经济,已经在这十年内快要全部打完了,此时的帝国堪称是国库空虚、举国疲敝。

一直到午后的时候,传令兵的声音把风继行从梦中惊醒了——

“殿下,一支铁刃军残部回来了!”

“啊……”

海耶斯0分1个篮板。 风继行从椅子上翻身坠落下来,他已经连续五天五夜没有合眼,实在是太累了,身体即将落地的瞬间才发动神力,手掌一荡,身躯飘然而起,打开房门之后问道:“是谁回来了?为“零驻军”制定方案”

“启奏殿下,是铁刃军跟随罗昕统领出城迎战被杀散的人马,由铁刃军的右军统制秦墉率领,他们在遭受伏击之后又遇到两次龙霁兵团的追杀,损失惨重,如今就在城外,章炜将军让我来禀报,问是否放他们进入云中关。”

“好,我这就过去。”

风继行踏步上前,一道电光闪烁而过,人却已经消失在了原地,破碎虚空而去了。

……

“啪嗞!”

云中古道的柳树树荫下,一道雷光绽放开来,风继行一晃身就已经出现在了数里之外,当他出现的时候,身后的章炜等人都微微一愣,但很快的冷静下来,禁军谁不知道风继行是神境强者,见怪不怪了。

但古道上,一群残兵败将极其惨淡的整肃军容站在那里,最前方的一人翻身从战马上跳下,他的甲胄已经不完整,手臂、胸前划过了刀痕,血迹斑斑,手中的战刀上更是布满了崩裂的口子,脸上像是被血糊了一样。

秦墉,秦氏皇族的远房血脉,祖上曾经是先祖血脉,但传到这一代却已经距离嫡系越来越远,以至于秦墉原本只是一个小小的州郡都尉而已,但就是这个小小的都尉却凭着自己的能耐,一步步的以战功走到了右军统制的位置上来。

“全军下马,给信王殿下行礼!”

秦墉一声大喝,身后一个个像是从血水里捞出来的士兵纷纷下马,他们齐齐的行起了现行的帝国军礼,右膝跪地,右拳直抵地面,左手自然放于左膝盖上,低头恭逊,这是帝国军礼现行的大礼,只有在面见王侯、皇帝的时候才会使用。

“起来。”

风继行的声音斩钉截铁,道:“行军礼,我风继行是军人!”

“是!”

秦墉站起身,带着身后的士兵,站立着行礼,是抱拳礼,右手握着兵刃,左手抱盖于右手背之上,恭逊而威武。

风继行同样向着他们行礼,这是军人之间的尊重。

“秦墉将军,你们还有多少人?”他问。

秦墉身躯一颤:“启奏殿下,出城时追随昕公的有五万人,其中近两万人是我右军的兄弟,被埋伏之后十损其五,末将只带着一万人冲杀出来,随后在三天前、五天前又遭受两次追杀,只剩下七千多兄弟,一路上我们缺少粮草,不少兄弟伤兵、饥饿而死……我,末将无能,饿死之数在千人以上,不少战马都已经宰杀了,但……”

“沿途之上没有村镇吗?”风继行厉声道:“为什么不在村镇里补给粮草?”

“殿下,我……”

秦墉浑身一颤,再次跪拜在地,道:“末将无能,但帝国军法有云,不滋扰百姓,沿途的村镇已经被天霁帝国的贼兵洗劫过一遭,许多百姓流离失所,自己都没有吃的,属下又怎么能纵兵劫掠,那些……那些饿死的右军兄弟宁死也不劫掠百姓,请殿下……治罪!”

“好!”

风继行的眼睛有些模糊,声音有些颤抖:“好样的,秦墉将军,这才是帝国军人的楷模……一年前雨殿下改建军制,重新规划军礼,左手抱盖执兵之手,寓意便是‘勇不滋乱、武不犯禁’,秦墉将军你……你比起苏长彦这种投降之人更有资格作我秦家的军人。”

“什么?”秦墉一愣:“苏长彦副统领他……他投降了?”

“否则呢?”

风继行寒着脸,道:“苏长彦不做反抗便轻易的献出暮雨城,简直是帝国的耻辱,也是苏家的耻辱,秦墉,我任命你铁刃军的新任统领,从即日起,在云中关内接收归来的铁刃军散兵,之后我们征募的兵力也会用来补充铁刃军,你能当好这个统领吗?”

秦墉怔了怔,瞬间从右军统制提升到了铁刃军,这加官进爵未免来得太快了,但来不及喜悦,他心里更多的却是复仇,抱拳道:“末将遵命!”

“进关吧!章炜,安排营地给铁刃军的兄弟,立刻传令灵火司做饭,让大家先吃一顿饱饭再说。”

章炜抱拳:“是,殿下!”

……

罗羽就站在风继行的身边,看着一列列铁刃军的残兵败将进入城关,心底说不出的沉重,就如同风继行的心情一样,风继行从禁军、龙胆营、神威营里抽调出最后的五万铁骑长途驰援暮雨城,但却没有想到换来的是这么一个结果。

十位名将血染沙场的战果,可能仅仅因为一个投降的将领就付之东流了。

直至三天后,络绎不绝的铁刃军残部从云中行省的山脉、沃野、丛林中汇聚而来,最终凑成了近三万人的队伍,让人不禁扼腕,曾经二十万之众的铁刃军如今却只剩下这我终于作出了这个艰难点人,什么“北方铁狮”、“帝国第一军”、“苏氏雄师”之类的赞美都成了过眼云烟。

兰州好医院白癜风
玉林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南京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相关阅读
推动青少年的教育开展冰上运动有高招
· 诗歌世界暨湖南诗歌年选在长沙首发营养

《诗歌世界》暨《2015湖南诗歌年选》在长沙首发 湖南作家湖南诗坛双星闪耀,一刊一书隆重起航《诗歌世界》暨《2015湖南诗歌年选》在长沙首发本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