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商

端着一杯热茶走进房间营养

时间:2021-01-16   浏览:0次

早饭后,端着一杯热茶走进房间,拉开窗帘。顿时,大片的阳光如同决堤的潮水一般奔涌而来,整个人让这突兀的热情浪潮,给紧紧包围。仰面对着,一时不适应这强光,用一只手掌企图遮挡,可是眼睛还是针刺一般的疼痛。忽然想到,朋友们此刻正在天上看着我呢,于是勉强绽开一个惨淡笑容,拿开手,任阳光在脸上流淌,将冰凉的微笑捂热,将沉重的失落感带走。

在面向窗户的圈椅里坐下,握着那满满一大杯的热茶,静静地看着那一缕白雾,慢慢的升腾,然后消融在一大片金色的阳光里。那刺眼的太阳光,任一群纤细的灰尘在里面飞舞,慢慢的上升、旋转、飘飘然,飞往任意的方向。我忽然发现,我找不到那颗第一眼就注意到的灰尘,它去哪儿了?一种失落的情绪从历史里慢慢地走近来。

喜欢他两年半了,进大学第一次点名,就喜欢上了他。到现在才渐渐地学会释怀,将他从心田里给挖出来,暴露在这柔和的阳光里。就像昨天爸爸和爷爷合力将菜园里,那两棵橘树给连根拔起一样。

我走到窗前,看见昨天那被连根拔起的橘树,它们正静静地躺在地上,浸润在阳光里,那绿幽幽的叶子,还在默默地反射着太阳光,就像还消退的样子。繁茂的树叶中间,不时地窜出几个橘子,没有人理会,任其渐渐地发黑烂掉。菜园里那橘树被拔起后,留下的两个坑,被爷爷用稻草仔细的遮盖,似乎担心那黑漆漆的洞叫人看见,使人伤心。妈妈和奶奶拿着斧头,从家里走出来,正打算将那橘树大卸八块,在太阳属于典型的“懒政”。底下晒干了,可以当作柴火煮饭。

她俩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爸爸和爷爷在走廊上坐着,靠着墙壁,静静地吸烟,家里的小狗,因为它很小,所以给它取名叫小米。它蹲在爸爸和爷爷中间,失神的看着远方,轻轻地摇着尾巴,似乎在思索着难题?

我想我应该将他放下了,他就像那棵橘树,错长在了菜园里,果树应该长在果园,而不应该长在我这菜园,所以他这棵橘树,我会将其砍成一段一段的,在太阳底下晒干,当做我生命里的柴薪,化作灰烬,煮熟那属于我的。我想,终有一天,我的菜园里,会长出属于我菜。

就在我站在窗前胡思乱想时,隔壁家的那两只大白鹅,忽然扑扇着翅膀,嘎嘎的嘶叫着,摇头晃脑的从门前穿过,一副很神气的样子。门前池塘里的那四只鸭子,在水中安静的游曳,树影投在池水中,在鸭掌激起的涟漪里,荡漾成弯弯曲曲的样子,看着令人有些眩晕。

小白(村里的一只狗)站在池塘边,看着的倒影发呆,忽然向一旁猛地奔跑,似乎有鬼在追它似的,只见它跑了几步又停下来,对着池塘里自己的倒影,惊慌失措的叫喊,似乎在质问: 你为什么老是跟着我? ,听那声音,几乎就要哭起来。

小米听见哭喊声,立即站起来,竖起耳朵聆听,也呜呜的叫喊,摇晃着尾巴,扭着屁股窜了出去,朝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似乎是去支援自己的好友,给它送去温暖。

忽然,从屋里跑出一个小孩,原来是小表弟,只见他拎着一只老鼠,站在门前的空地上,呵呵的傻选择巨大优势的「办公」领域力求狙击MacBook Air。笑,他瞄到一只鸡正在偷吃小狗的早餐,立即挥舞着拳头向那只鸡跑去,嘴里含糊不清的叫嚷着: 打,打你! ,老鼠在他的手里一晃一晃的,瘦长的尾巴细的如同一根发丝,真担心那尾巴突然断掉,老鼠掉在地上,又活了过来,逃回洞里去。那只偷吃的鸡,大摇大摆的盯着小表弟,一脸的疑惑,似乎在问: 你为什么要打我? 。

小表弟被那只鸡的气场给怔住了,似乎忽然觉得,鸡吃小狗的早餐也没有什么错,于是举在头顶的拳头,迟迟没有落下,他盯着那只鸡发呆,有些不知所措。爸爸见状,笑呵呵的叫道: 回来,你看我荷包里有什么? 说着伸手去荷包里掏东西,小表弟立即将那只偷吃的鸡,给丢到一边,飞奔到爸爸的怀里,而那只吓老鼠,让爷爷用零食给换了过来,扔在桃树底下,挖了一个洞给埋了,我想,明年,一定不要吃那桃树结出来的果子,虽然在果子成熟时,我一定吃不到,这是这些年来总结出来的规律,因为每当桃子成熟时,我都待在学校念书,没有回来,等待我回来时,只有满树的树叶,或者干脆脸树叶也没有。

冬日的太阳真是不容小觑,才在窗前站了一会儿,脸上便火辣辣的发烫,皮肤就像是一张保鲜膜,让两个人各拿一端拉扯着一样,绷得紧紧的。拉上窗帘,回到圈椅里,杯子里的水有些凉,放在桌子上。

打开抽屉拿出的日记本,随便的翻翻,忽然一片树叶从本子里,飘飘然的落下来,弯腰拾起,放在手中察看,只见那树叶已碎,裂开了许多黑色的伤痕,写在上面的字迹,已经变得支离破碎,艰难的看见一句话: 希望我对你的感情,会随着树叶的凋零而从我心里远去 。看完,心里一个激灵,如同站在乌云下,不期望下起了冷雨。就像缭绕着薄雾的湖面上,忽然闯进了一只受伤的鸟,小鸟在水中他们不懂趋势拼命地挣扎,打搅了一湖水的平静。

还记得那个清晨,在去教室上课的路上,随手捡了一片香樟树的落叶,拿在手中把玩,坐在教室里,正盯着手中那片殷红的落叶旋转时,视线里,出现他走进教室里的身影,身后跟着一位漂亮的女生,他拉着她的手,心顿时就像一个透明的玻璃杯,失手落地,碎成了一地的玻璃渣子。伤心的在树叶背面写下那一行字,夹在日记本里,过去那么久了,当时的忽然穿越了时空,跑到现在的心里来。

翻着日记本,心越来越沉重,慢慢下沉下去,就像陷在沼泽里的飞鸟,遇上下雨的天气,羽毛越发的沉重,越发的无法飞翔。那发烫的字眼不停的跳入眼帘,虽然在日记里,也只是用 那个人 ,来代替他的真实姓名,但是每翻几页,当 那个人 这几个字,再次窜入眼帘,心还是缩成一团。终于在日记的最后一页,出现了他真正的名字: 何川 。用黑色的中性他弄得欠好吃。笔,工工整整的写在那一页的正中间,我怔怔的看着 何川 这两个字,一阵茫然,就像在无人的荒野,找不到回家的路。

只见下面写着几行小字: 我终于有了勇气写出他的名字,看见它也不会慌乱的合上本子,我终于能够心平气和,是不是因为已经不在乎?是不是已经放下? 。

合上本子,回到窗前,看着窗外,忽然看见红,她在楼下向我招手,一脸灿烂的笑容。我却无力抬起手臂,也无法强迫自己挂出一个招牌似的笑容。转身回到圈椅里坐下,想起那天和她一起散步的事。

就回到家的第四天,红也从学校回来了,那天傍晚,和她一起去散步,聊一聊这半年来各自的经历和际遇。看她那么兴高采烈的讲着高,心里一阵怅然,站在河堤上,看着一轮橘红的夕阳,慢慢的沉下去,一只肥嘟嘟鸟雀,站在那没有穿衣服的树枝上跳跃,将瘦弱的树枝压得不停的颤抖,喘息,不知怎的,我忽然觉得自己就是那树枝,被一团肥嘟嘟的失落感,压抑的喘息不已。

河水缓缓地流淌,我静静的听着红讲话,讲她在学校和老师玩 捉迷藏 的游戏,十分的有趣,不禁十分的向往,想起我高中的日子,真是让人吃惊,好像那不是我的。我的高中过的是如此的简单,脑子里就装着一件事: 好好学习,考上一个好大学 。

而如今,在大学里已经度过两年又半年了,曾今为之奋斗了那么多年的一个目标,现在已经忘了那种为之奋斗的感觉,多奇怪啊,曾今,大学就好像是一个遥远的梦,是一个乐园,是学习多年后的一个终点站,可以在那里狂欢,在那里将所有失落的找回。进了大学才发现,那是老师们的一个善意谎言。

当和红准备回家时,暮色已经从天际渐渐地漫上来,视线也慢慢的模糊,远远地看见了那座小桥,就像一个孤单的耄耋老人,在夕阳的余晖里叹息,因为失去了好友而悲痛不已。

小桥旁边的那几棵遮天蔽日的老榕树,如今那里只剩下白铮铮的树桩,刺瞎人的眼。是谁把它给砍了去,我们在桥边驻足,数着那一圈又一圈的年轮,心里一阵恐慌,一阵疼痛,十几年来,每次上学都会从那里经过,它们见证了我的成长过程。中考、、上大学、还有我那的爱情。

它们是我最忠实的伴侣,是我的良师益友,是它们教会我,要像它们那样寂静生长,安静,可是,它们现在又在哪里?

曾今多少次,站在小桥上,仰望着那原始森林一般的老榕树,向它们透露一个女孩的心事,记得大学第一次回来,我站在它们面前,悄声说道: 我在大学里,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儿哦,他叫何川,他很厉害,很会唱歌,很会跑步,笑起来很温暖,你说,他会喜欢我吗?可是,我那么平凡,他那么优秀,他怎么会喜欢我呢? 。

就在几个月前,我上学去,从它们身边经过,还在心里默念: 我走了,你们别忘了在流星划过天际时,帮我许愿,让何川也喜欢我! ,现在它们不见了,我多想站在它们的树荫下,仰着头告诉它们: 嘿,那个男孩儿喜欢上别的女孩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

现如今,那见证我爱情的老榕树也没有了,我还有什么理由再去坚持,花了两年半去默默喜欢一个人,第一次喜欢一个人,不懂得怎么去喜欢,也不懂得怎么放手。

发呆!脱口而出的词,突然让心里一阵莫名的敞亮,就像乌云满布的天空,忽然划过一道闪电,照亮了整个大地。回想过去的这几天,每天天不亮就起床了,然后站在窗前,拉开窗帘,看着天际发呆。

看清晨的远山笼罩在一缕薄纱里若隐若现,光秃秃的树枝上矗立着一团团黑影,就像长在树枝上的果子,忽然,刮来一阵风,将那树干上的果子,纷纷吹落,呼喊着在池塘上方盘旋,天空由黑变灰,又由灰变白。当那群鸟儿在橘黄的光辉里飞舞时。妈妈就在楼下喊吃饭,我慢悠悠的洗漱下楼去。吃了早饭,便回到房间,继续发呆。

忽然一个惊醒,我不能再发呆下去了。喜欢一个人,应该让自己变得更好,而不是沉沦。心里那个隐隐作痛的黑洞,似乎在慢慢的填平。

早说啊,天天闷在房间里,也不知道你在干嘛 ,红走过来,搂着我的脖子,笑着说道。

昆明试管婴儿
治疗阴道炎的常用药物
白城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
相关阅读
家具租赁行业试水大部分消费者不买帐
· 麦考林启动超级快递员计划.源泉

麦考林启动“超级快递员”计划 近日,麦考林在物流方面频出改进措施。据悉,目前麦考林已启动“超级快递员”计划,加强对第三方物流供应商和“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