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IT

灭噬乾坤第一百六十二章悍匪分魂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灭噬乾坤 第一百六十二章 悍匪分魂

“吼.”

沉厚的兽嘶炸然响起.惊天动地般.浓雾猛地震动.隐约消散许多.可以看见在浓雾深处.有一只模糊巨兽.那巨兽立在深渊上空.喷云吐雾.

“站在此处.保护好自己.”

“锵.”长剑出鞘.光华闪烁.浓雾被劈开.狭长的光明大道中.那只巨兽彻底现形.这是一只似牛般的怪兽.长着牛头.有人形双掌.肩很宽厚.腰却极细.到了下身.连双足也都沒有.只有细细的一圈.

那怪兽怒目圆瞪在截止2012年11月19日XBOX LIVE周游戏活跃榜上.如同黑夜中的两盏灯笼.红的发亮.它仰天嘶吼.抬起巨手向两人拍过來.

那手像是一片阴云.猛地盖过來.浓雾动荡.沒有规则的翻滚.那一掌扰乱了秩序.改变着规则.

“好强大的异兽.这就是那个悍匪.”

即墨感到迎面扑來寒风.就要将他刮走.吹到深渊中去.他提戟斩破狂风.抬头看见李寒已经飞跃到空中.

“哧.”

血光飞逝.白亮的剑光刹那闪过.将那只覆盖天地的巨手割断.鲜血狂喷.迸射到深渊中.染红了大雾.

“吼.”

巨兽痛苦嘶鸣.双眼射出红光.天地这一刻都像蒙上一层红纱.在这红纱中.无数恶鬼飞舞.真的可以吞噬人.即墨感到大脑刺痛.那一瞬失去知觉.以为自己已经死去.沒了任何意识.

剑光似白练.锋锐有力.一个上百丈的巨剑横压在天空.就是和那怪兽相比.也不弱半分.大剑锋利.辐射凌厉剑气.将那怪兽制造的幻境眨眼破开.

“念你是上古异种.天生魂兽.我杀你有违天和.你若速速让开.可饶你一命.”李寒斜持澜晴.手掐剑诀.衣袍猎猎.随风滚滚响动.这一刻他像飞升的剑仙.一剑动荡天地.一人镇压寰宇.

“吼.”

那怪兽仰天嘶吼.挥动另一只巨手抓向立身空中的李寒.大手挥动之间.周围再次弥上红纱.

有一条血河滚滚而來.波涛澎湃.将沿岸的巨石拍成粉末.那条血河悬天挂着.沉重无比.血水爆涨.河面越來越宽大.天空像是被压碎般.挂着一个漆黑大洞.

“孽畜.我念你生來不易.才要饶你一命.可你却不领情.那就别怪我收你性命.”

“铮.”

那巨剑一转.剑间抬起.从空中压下來.天空瞬间裂开两半.红雾消失.那怪兽惨叫一声.踉跄后退.沉向深渊.

“别想走.”

巨剑再挥.横着从天空斩过.将那只巨兽斩成两节.纤细下半身坠进深渊.上半身无秩晃动.更加拼命的逃向深渊.速度极快.

“祭天收魂.”

李寒面色凝重.他把食指缓慢划过剑刃.割破手指.将剑刃染红.天空那巨剑也被染红剑刃.

顿时飓风狂啸.天空出现一个黑洞.狂风席卷呼啸.从深渊中吸出一只模糊的怪兽.那怪兽不断挣扎.拼命的撞着四周.但在他周围就像有一层无形屏障.任凭他怎么撞.也不能撞开.

那怪兽虚影不断被压缩.最后成了一个迷你版小怪兽.李寒落地.还剑入鞘.脸色十分苍白.毫无血色.他抬手抓住那只在困笼中挣扎的巨兽.空自叹息一声.“你本是天生异种.若是潜心修炼.未必不能开化.又何必要在这断魂渊中为恶.”

“这是那怪兽的神魂.”即墨运转《藏帝经》.召唤神音.才将自己唤醒.看着那模糊的怪兽虚影.仍还有些发怵.

“不错.确实是悍匪的神魂.这悍匪一族天生地养.非是出自凡胎.神魂异常强大.本受上天眷顾.却不为善.自幼凶恶成性.嗜杀如魔.其先祖终惹怒一方大帝.大帝出手.将它打回原形.此后再诞生的悍匪.便终日处于浑噩状态.如果不能修炼到入虚.就永远不能开启灵智.”

“原來悍匪便是这怪兽.”即墨恍悟.他一直以为悍匪指的是人.这怪兽是那人饲养.

“罢了.既然你被我斩杀.这神魂也不要无主游荡于天地.再去祸害他人.”李寒将悍匪的神魂送向空中.手上电光激射.就要将那神魂毁掉.

“李兄.将这神魂给我可好.”即墨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让他跃跃欲试.但必须要有这悍匪的神魂.

李寒摆头否决.道.“不可.它神魂无意识.可能将你反噬.我还是彻底将它斩杀为好.”

“李兄.若是将它的神魂分割.岂不无害了.”即墨摇头.表示并不认同.他绝对不会放过悍匪的神魂.因为有了悍匪的神魂.他就可以引爆寂灭大阵.

李寒重新将那神魂抓在手中.皱眉沉思.最后点头.“也好.不过你要小心.不可让悍匪分开的神魂相遇.否则它又会恢复.”

“多谢李兄好意.我已知晓.还请李兄将散魂分开封印.但这封印以我之力要能破开.”

李寒不再多言.挥剑将悍匪的神魂斩成十份.又取出十枚玉牌.将神魂分别封印进去.递给即墨.道.“这神魂分做十份最好.多之太强.少之会自行消散.且这封印也不稳定.一旦受到太多灵气刺激.便会解封.悍匪残魂就能逃出.你要当心.”

即墨接过十枚玉牌.小心收入丹田.谢过李寒.不断窃喜.有这十枚玉牌.就代表他可以引爆十次寂灭大阵.根据《升灵诀》上的描述分析.哪怕是用低阶道石布成的简易大阵.也有着念神修士的攻击威力.

“我们速速离开此处.断魂渊中可能还有其他怪兽.悍匪一死.定会引起其他怪兽的注意.我未必能阻挡.”李寒神色凝重.

两人匆匆离开.果然不久之后就有强大的异兽发出嘶吼.天地震动.浓雾翻滚.不过那异兽蹊跷.只待在悍匪落足的那个地方.即墨二人才沒有与它相见.

<在饮食上要求讲保健、换口味、吃稀特、饱口福的人越来越多。目前全国大部分城市兴起了吃驴肉热p> 用了半个时辰.二人终于到达断魂渊彼岸.这里放眼过去.是草色青青的峡谷.山势不再险峻.地形也趋向于平坦.

“过了断魂渊.我们便需就此别过.各走一方.”李寒摘下澜晴.眼中皆是爱惜.充满不舍.看了许久.才依依不舍的递给即墨.

即墨轻笑摆头.将澜晴推了回去.

“即墨.你莫是不愿意.还是嫌弃这柄澜晴份量不足.那生机至宝于我太重要.若是还有什么要求.你但提无妨.”李寒真心焦急.不过却并未强取.

即墨笑了.他取出生命之树的残枝递给李寒.道.“李兄误会了.这澜晴于李兄何等重要.我怎能让李兄忍痛割爱.况且道兵于我无用.纵有道兵.不能使用.也是摆设.还会让神锋蒙尘.”

“不可.澜晴我本赠你.怎能收回.”李寒固执摇头.竟连眼前的生命之树也视而不见.

“李兄.你若真执意.便全当做我将澜晴转赠与你.不也无妨.你以诚待我.我又怎能欺你.”

李寒面露异色.沉顿有顷.收回澜晴.道.“即墨.此恩铭记.”

即墨摆摆头.向洗剑城的方向而去.“若说有恩.还是李兄对我.我们便就此别过.李兄快去救人.我也要速往洗剑城.”

“一路当心.那些阻你的人.恐不会轻易放手.”

过了断魂渊.就再无参天巨树.多是草地.万千峡谷中.绿草茵茵.草香醉人.偶然也可遇见十几丈高的孤树.不过那孤树便长得歪斜扭曲两税合并虽有动议和讨论.看着无精打采.

化剑城高百丈.城墙上修筑有宫殿楼.奢华大气.在绵延的高楼中.锦衣人脸色阴沉.看着碎裂在眼前的数十枚玉牌.眼中寒光披露.

“那即墨绝对沒有这个实力.到底是谁出手.还是说即墨身边另有高人相助.”

“报告七长老.古师兄來信.他已到龙冢.”

“好.”锦衣人转身.是个中年男子.面色桀骜.眼中有大道气息.他看着跪在身前的锦衣弟子.“告诉少阳.务必在龙冢捉住即墨.同时小心他身边可能有高人.”

“是.长老.”那锦衣弟子恭声应答.随即又道.“长老.还有一事.”

“说.”

“修罗圣地弃长歌也到了龙冢.”

“那个被称为修罗圣子的弃长歌.”

“是的.长老.这弃长歌虽不及梦若溪.却也在天乞巅峰.离念神不过一步之隔.”

“修罗圣疫苗、检查都不能耽误。"省城体育路一家宠物界业内人士告诉。本报崔玲玲地……”

山势越发平缓.最后终于成为略带起伏的草原.这草原广袤无边.一直绵延到天际.在地平线上.沉睡着一座庞然大物.洗剑城.

即墨单行进入洗剑城.一直沒有遇到阻碍.心中也不敢放松.他现在就像一个香饽饽.走到哪里.就可以香到哪里.

洗剑城繁华不下化剑城.又由于洗剑城建在平原上.占地面积更加的广大.在洗剑城中.就是传送阵.便有两座.其中一座通往龙冢.

通过打问.即墨方知到龙冢的传送阵开启亦在卯时.而现在却恰在辰时.他刚好错过一个时辰.无奈只得寻找客栈住下.等待明日传送阵开启.

……

南昌前列腺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柳州白癜风哪好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
相关阅读
电视墙装饰技巧让客厅美美哒
· 让生活色彩从中短篇里开放出来营养

开年,让生活色彩从“中短篇”里开放出来 文汇报许旸 《人民文学》《收获》《上海文学》《十月》等纯文学刊物在新年首期不约而同推出名家新作...

友情链接